欢迎光临西柏坡党史教育基地!

红军强渡嘉陵江的“毛蚌壳”

发布时间:2024-04-10 14:12:59 人气:112

在四川省广元市苍溪红军渡纪念馆内,一艘名为五板子船的渡船模型静静地陈列着。这艘船长约4.7米,船体巧妙地由五块长条形木板拼接而成,每艘船都能容纳一个班的红军战士。因其底窄面宽、上大下小的独特造型,宛如一只蚌壳,被当地人亲切地称为“毛蚌壳”船。

回溯到80多年前,正是这些看似不起眼的“毛蚌壳”船,在夜幕的掩护下,承载着渡江突击队的英勇与决心,轻轻被推入嘉陵江的波涛之中。他们冲破了国民党军的西岸防线,成功完成了渡江任务,为红军的北上之路打开了新的篇章。

1935年1月下旬,红四方面军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,决定集中主力向嘉陵江以西发起进攻,与中央红军共同北上。然而,嘉陵江上并无桥梁,渡江之路唯有依赖船只。国民党军为了阻止红军的西渡,不仅掠走了江上所有的船只,还在沿江的重要滩头布下了重重陷阱,企图凭险据守。

面对如此严峻的形势,红四方面军急需在短时间内打造一批渡江船只。经过仔细的勘查,他们决定在距离苍溪塔子山15公里的王渡场附近秘密建立造船厂。这里地势开阔,树木茂密,为隐蔽造船提供了理想的场所。

红军五板子船

造船厂建成后,得到了川陕省委和地方党组织及苏维埃政府的大力支持。一批批经验丰富的铁匠和工人,背着干粮,携带着工具,跋山涉水而来,加入了造船的队伍。当地群众也积极响应,从数百里外送来造船所需的材料,甚至不惜将自家的门板、漆嫁妆用的桐油都贡献出来。红军中的铁匠和木工也被抽调过来,与工人们并肩作战,共同赶制船只。

然而,造船过程中并非一帆风顺。由于没有锻造的熔炉,固定船体的铁钉奇缺。工人们发挥聪明才智,从当地收集破锅、烂铁和废钟,经过日夜不息的烧炼和捶打,终于制成了所需的铁钉。没有造船图纸,船厂的能工巧匠们便凭借丰富的经验和智慧,自行设计出了符合要求的船只。

经过一个多月的艰苦奋战,大批“毛蚌壳”船终于建成出厂。此外,工人们还制作了浮桥构件和竹筏,为渡江做好了充足的准备。

然而,造船只是第一步,真正的挑战在于如何将这些船只安全地运到主渡口。由于造船厂距离塔子山主渡口有40余里的路程,无法直接就地下水。为了确保渡江行动的隐蔽性,红军战士和支前民工们用草绳将船只紧紧缠住,绑上木棍,并用树枝、竹叶和茅草等遮盖住,然后靠手抬肩扛的方式,将这些“毛蚌壳”船安全地运到了主渡口。

3月28日21时许,红四方面军指挥部发出了“急袭渡江”的战斗命令。渡江突击队乘坐着“毛蚌壳”船,向对岸疾驰而去。在渡江过程中,红军战士们发挥聪明才智,用水瓢代替木桨划船,既节省了木材、减轻了运送船只时的重量,又减少了划水发出的声响、提高了划船频率,从而保证了快速渡江。

当渡江突击队接近对岸时,才被敌军发觉。于是,红军将奇袭改为强渡。塔子山上的炮兵阵地和重机枪阵地立即向敌军猛烈射击,为渡江突击部队提供了有力的掩护。突击部队成功登岸后,迅速歼灭了敌守军的一个营,并建立了登陆场。与此同时,其他渡口的红四方面军也全部成功渡江,并迅速向敌纵深推进。

至4月21日,红四方面军共歼敌1万余人,攻克了8座县城,控制了广大地区,打乱了敌军的“川陕会剿”计划,为红四方面军继续向甘南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。

如今,嘉陵江上已建起了雄伟的大桥,“千里嘉陵第一港”四川广元港也已全线通航。但红军的事迹永远不会被遗忘。曾经的塔子山渡口已更名为“红军渡”,渡口上矗立的红军渡江雕塑庄重而伟岸,仿佛仍在注视着对岸,深情地诉说着那段辉煌的历史。这些英勇的红军战士和他们所创造的奇迹,将永远铭刻在人们的心中。



上一篇:“三八大盖”的由来
下一篇:最后一支盘尼西林